编辑手记:写在征稿活动结束之后
发布时间:2020-06-20 浏览次数:

 

 

615日,是本次征稿的截止日期,共收到稿件12篇。量少,倒也在预料之中。世风浮躁,校园亦非静地。似应了一作者文中所写:校园是翻版的社会。

后,细读稿件,此感尤烈。最突出者,莫过于文字浮飘,打滑于思维的表层。缺乏静气,文字自然多粗鄙,少精致;而止于浅尝,则易失之单薄,遑论厚度;疏于发现,难免拾人牙慧,毫无新意。其次,是对待文字乏于推敲,过于率性。明人吴纳在《文章辨体序说》中言:“篇中不可有冗章,章中不可有冗句,句中不可有冗字。”也即,写文章时应下足锤字锻句功夫,宁清瘦,勿痴肥(臃肿之意)。

文章如镜,可知学风,可知治人文之重要。古之是“三日不读书,便觉面目可憎”,今为三秒不玩手机,则寝食难安。故,希望其能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近乎痴人说梦。

将稿件一一阅过,耐心修剪之余,想起鲁迅先生“批评必须坏处说坏,好处说好,才于作者有益”之语,忍不住也会写几句赘语以点评形式附其后。因有些言语并不“好听”,在将其中几篇稍好者选发至网站文学园地栏目时,即想删除点评。后又想,这些出自内心的废话,说不定会为有心者提供些参考和启发,遂予以保留。

写作,是考验人的耐力之事。而今之世风下,浮易沉难。且青春又是一个天性喜好“飞扬”的字眼,如若不知沉潜,这“飞扬”又会持续多久?

诗人阿信曾言,每粒文字背后都住着一尊神。意思是,写作者应对文字怀有敬畏之心。在笔者看来,敬畏之心当不限于文学写作,对待青春的态度,亦应如此。